工商时报社论创新是分配的罪魁祸首乎?

工商时报15日社论--创新是分配的罪魁祸首乎?全文如下:

 数月前,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先生批评政府推动「创新」产业,却未对现有产业提供补助,即使新产业成功,也弥补不了既有产业的衰退,也难以促进经济成长,更无助于随着创新而来的所得与分配,而有「创新其实是分配的罪魁祸首」之言。就张董事长的顾虑,我们提供若干论点,尝试提出创新与就业两者之间的平衡点。

 针对第一个议题,创新产业和既有产业补助的分配而言,关键在于科技资源的配置在既有主力产业和创新产业的合适比率。一般言,主力产业的资源配置及补助应占比较高的比例,但会挪出一定比例的资源进行前瞻性创新,方得以驱动产业创新,并接轨国际的创新潮流。目前政府规划的「5+2」产业创新计画,并非针对产业别的补助、奖励,而係在既有产业上导入创新元素,以塑造更高的附加价值,驱动经济成长。如以亚洲.硅谷为例,除了亚洲青年创业中心的目标之外,另一重点目标在于物联网、智慧城市的应用、规划,而物联网中的感应器、智慧平台及软硬体整合,一旦发展成功,可望对半导体的上中下游争取扩大的商机,故创新资源的配置,带动产业的创新发展,反而有助于主力产业的加值及崭新商机。

 就第二个议题,创新和就业、分配的关联性而言,就相对複杂了许多。创新目的在于提高效率、创造更多的附加价值,而附加价值提高,虽然创造若干高阶就业机会,但也意味着分工层次的减少,或透过效率的提升替代了不少既有的就业,尤其是若干破坏式的创新,或虚拟替代实体,虽然带动崭新领域的发展,但若干实体、既有领域的就业、营收也会受到冲击。最近美国风行虚拟、共享精神的新经济,创造了Uber、Airbnb这些新公司,其破坏性创新的概念确实带来庞大收益、消费者便利,甚至带动股市的荣景,但这些独角兽公司拥有上百亿美金的股市市值,但只有创造数百、数千个就业人力,带动产业的关联性,对原物料、石油的需求有限,对整体经济帮助相对不大。举例而言,以色列有一个名叫We Work的创新公司,租用全球100多栋办公室大楼,再分割成小单位,分租给小公司,雇用人数也只是数百人,却已在资本市场上募集了50亿美元左右的投资,可见若干创新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有限,只有少数人获利。加上自由贸易协定,使不少蓝领阶级丢掉工作,美国民众愈来愈不满,最后透过选票选出了强调贸易保护、美国就业优先的川普总统。 

 前述新经济模式的创新如虚拟、共享等方式,可以炒热资本市场,或是取代实体经济,这些都不利分配。反之,若能将创新导引到实体经济,创造新的需求、应用,影响层面就相对广泛。如善用电子业优势结合交通医疗、智慧城市,或前述物联网,结合感应器、big data及软硬整合,可带动半导体及其周边产业的发展。或是在传统产业上加值,如机能性纺织,不仅可提升附加价值率及竞争优势,更能加速产业升级转型,如此创新和就业机会、所得提升,就可以有效调和。

 再者,国外的智慧健康、智慧交通都是很好的模範,台湾可以朝向将智慧化科技导入照护服务,如根据外在的环境数据及使用者健康资料,提供每日穿着、饮食、生活型态建议,或是当侦测到使用者身体状况数据异常时,便可预约谘询服务等,创造新的需求与应用。促成创新、服务应用的结合,也使创新得以扩散应用,带动更多就业机会。

 除此之外,台湾致力于推动生物科技,但目前只造就了新药及资本市场的活络。如能导入医疗器材、农业科技,乃至食品安全等领域,使其基盘扩大,则就业创造及高薪机会也会增加,民众才会有感。

 另一方面,经济学理论在在告诉我们,一个政策工具不可能同时追求二、三个以上的政策目标。创新的目的在于提高生产力,带动附加价值及吸引投资,提升产业与国家竞争力。至于所得的公平分配,则必须仰赖财政政策,以及福利政策等,切勿将创新和所得分配做太多连结。否则,就如同一双手,想要同时端五、六个盘子,恐怕会左支右绌,疲于奔命,最终将宣告失败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